7d8z1超棒的玄幻小說 《奪運之瞳》-第九百九十九章 目標沈睿?【求訂閱】展示-ske8m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当然,渊海万灵一方也有强者,有一老者,身着黑袍,缭绕着毁灭气息。
他岿然不动,无穷大道规则交织,化成毁灭一气,冲击四方。
仙灵 天昇
“杀!”
血魔大吼,他满头血丝飞扬,根根晶莹璀璨,眼眸深邃的如同汪洋一般,轰杀向前。
这可是一位强横的实道道主,全力出手,那种场面不可想象。
虚空一起在动荡,血色符文缠绕其躯。
轰隆!
盛世骗宠,囧妻不上道 墨尘
天崩地裂,时间长河都要断开了。
杀!
那老者长啸,飞身而起,那躯体恐怖绝伦,背后浮现黑色毁灭虚影,这是大道带着异象,不可敌。
咚!
两者间,气息弥漫,光华流转!
“杀!”
两人对碰中,不知道有多少秩序神链交织,纠缠在一起,亿万道光束绽放,每一道都可划破宇宙,成为永恒。
激烈大战,无比骇人。
吼!
伴着大吼声,那里有血洒落,老者手掌出血了,他的眸光阴冷,拉开了一些距离。
拿出了一柄黑色的大弓,铭刻着繁杂的符文,手掌上的鲜血在上面流淌,让整根巨弓发光,毁灭之气汹涌澎湃。
而后他又拿出一根黑色羽箭,搭弓射箭,刹那间,虚空轰鸣不止。
温先生,余生请多指教 阿飘
锵锵锵!
楚武独尊
亿万道毁灭之光绽放,太刺目了,灭世弓,灭世羽。
在他的身上,仿佛覆盖上了一层毁灭之衣,那是纯粹的毁灭之力。
覆盖在他的身上,密密麻麻,他轻轻一震,灭世羽射出,亿万缕毁灭光束齐出斩出,天地都要尽毁了!
“啊……”
一声咆哮,血魔满头血发乱舞,眼神冷的跟来自冰窟中的闪电一般,刺骨而带着寒意。
血魔的每一寸躯体都在喷血芒,远远看去,他像是化成了一庞大的血海,汹涌澎湃。
轰隆!
天崩地裂!
终究只是虚道层次的羽箭,这道毁灭之羽蒸干了三分之一的血海,终究还是无力了,返回了灭世老人的手中。
血魔从无尽血海中复苏,气息虽然衰落了一些,却在猖狂的大笑。
劍靈傳說
………
官場之風流人生 更俗
虚空中,帝尊与世界树僵持,两者之间的波动极其可怕,却都被束缚住了。
宗師毒妃,本王要蓋章 雪戀殘陽
“你以为天庭是这么好攻进来的吗。”
帝尊大喝,天庭作为他大本营,可是有主场优势的。
不知覆盖多么庞大的范围的天庭发光,每一座宫殿都发出光辉,虚空中有玄异的纹路勾勒而出。
“既然来了,总要留下点什么东西。”帝尊蓦然道,手中浮现了一柄石剑,璀璨无比,刹那间化为万丈大小,直接斩落而下!
“这是一个陷阱!”世界树的声音传来,他没有想到帝尊开启神魔祖地居然喊了这么多的实道道主在此。
世界树显然也对一些事情并不知情,神魔殿堂开启神魔祖地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而显然帝尊为了防备它,不能付出那样的代价,只能让其余实道道主来。
不过帝尊并没有解释什么,对于世界树前来阻止,他也是有些讶异,世界树似乎有某种手段可以察觉到,神魔祖地被开启了。
不过,似乎无法进入其中,身为神魔始祖的造物,很明显也承担着守护某些东西的责任。
世界树作为横跨两个渊海大世界时代的生灵,自然对天庭非常熟悉。
在这里隐藏着太多手段,相当于一个势力的心脏,怎么可能没有禁制法阵之类的东西。
所以,寻常情况,世界树根本没有想过进攻天庭,否则很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
今日也只是为了破坏对方进入神魔祖地的行动而已,并不想在这里耽搁太久,不过却碰见了一群实道道主,陷入了泥潭中。
“速战速决,离开这里!”世界树发出声音,同时有更多的枝干破开虚空而来。
萌萌千金的王子殿下们
帝尊手持灰色石剑,在天庭的加持下,剑光如银河,硬生生斩断了一条枝干。
枝干落下,表面的璀璨光辉散去,露出了本质上的腐朽与诡谲。
魂祖一直在划水,始终保持在一个安全的位置,听见世界树的话,直接跳上了枝干。
血魔被灭世老人打爆了半个甚至,不过也脱离了战斗。
三十二翼生灵付出了一对羽翼的代价,撤离了战圈。
唯有人尊手持石斧很淡然,不时挥动石斧,便惊的周围之人后撤。
“人尊!”三十二翼生灵喊道。
人尊点头,缓慢后退,正当众道主以为人尊也要离去之时,他蓦然回首,石斧璀璨,回首就是斧!
轰!
附近的三尊道主下意识的躲避,很轻易的就避开了,然而避开后他们却瞳孔收缩。
因为斧光的目标就是下方的神魔殿堂。
三尊道主企图阻止,不过为时已晚,斧光超越了一切,劈向神魔殿堂。
神魔殿堂附近的有一群巅峰天王在此,都感觉到了恐怖的杀机,动弹不得。
沈睿也在其中,甚至比其他人感受更加的深刻。
他似乎感觉这道斧光的目标根本不是神魔殿堂,而是他!
他瞳孔收缩,有种无力之感,面对这种力量他根本无法对抗,只能等死,心中翻腾起了滔天波澜。
葬族就这么让渊族忌惮吗,人尊这即使是这样也要宰了他。
斧光凌厉无比,劈开了虚空,瞬间就笼罩了神魔殿堂,但下一刻,一道璀璨的金光挡在了神魔殿堂前。
校花的貼身之保鏢 楊焱楊渺
那是一道金色的榜文,上面有繁杂的文字,散发着庞然的光辉,威势无与伦比。
正是封神榜!
挡住了这一道斧光,另一侧,人尊半边身子炸开,血肉飞溅,因为这一道斧光的缘故,他承受了三尊道主的一击,受伤很重。
眼见这一击被挡住,人尊露出了肉眼可见的失望之色,不知是因为没有破坏神魔殿堂,还是没有杀死沈睿。
“神魔殿堂…亵渎始祖…该死!”人尊冷喝,仗着石斧之能,回到了枝干之上。
并没有对沈睿或者葬族发表任何言论,不过沈睿明白,刚刚人尊就是要杀他!
一行巅峰天王都喘着粗气,沈睿死死盯着人尊,刚刚那种感觉如同接近死亡一般,太令人难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