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cay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撿到一隻始皇帝 txt-第兩百九十一章 會是第二個昭襄王相伴-mg6e7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赵括在回到家的时候,方才从艺那里知道了赵姬前来拜访的事情。
当然,艺也没有忘记跟赵括控诉赵康的无礼言行…在家里,赵康还是非常害怕父亲的,每当赵括板起脸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该跑去找大母了。对赵康的混账话,赵括没有在意,童言无忌,赵康如今的年纪,根本什么都不懂。赵康也因此而免去了一顿打,而赵括更加在意的,是赵政对生母的态度。
这样冷漠的对待生母,始终不是一件太好的事情。
就算赵姬不曾抚养他,可也是给与了他生命,赵政即使不爱她,也不该如此的无礼,不该那样冷酷的对待她。
父子两人坐了下来,这还是赵括第一次跟赵政面对面的谈论这件事。从前,赵括一直都在回避,这是因为赵政的年纪还小,他害怕会伤害到他,可是如今的赵政,已经能对各种事情做出判断,能拥有自己的看法…他已经长大了。赵括的院落里比较空荡,并没有树荫,赵括便自己动手,用木头和竹帘搭建了一个“树荫”。
赵括很喜欢坐在这里读书,休息。
“政…我有一件事,想要告诉你。”
赵政认真的看着赵括。
赵括看了他一眼,迟疑了片刻,方才说道:“其实…我…嗯…..今天来的赵姬,是你的母亲。”,赵政点了点头,说道:“父亲,这件事,昭襄王在逝世之前,就已经告诉我了,我都已经知道了。”
赵政这异样的平静,却让赵括有些不知所措,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赵括看着前方,沉思了片刻,这才又说道:“嗯,好,你已经知道了。”
赵括心里有些复杂,虽然赵政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他抚养着赵政长大,在这十年里,他完全是将赵政当作了自己的儿子,哪怕是赵康的出生,也没有能改变这一点。而如今,儿子长大了,也知道了真相,赵括既是担心这样的真相会伤害到父子的感情,同样也担心赵政会离开自己。
毕竟,他已经知道了谁是他的父亲,谁是他的母亲。
艺方才告诉赵括,赵姬前来,是想要带走赵政,她想要让赵政搬到王宫里,正式成为秦国的公子,陪伴在自己的亲生父母左右。赵括自然知道,这个孩子在登基之后,是有这样一番伟大作为的,他不能自私的将政留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他也很舍不得政,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舍不得他。
“父亲?还有别的事情嘛?”
“你母亲说,赵姬…你母亲来找你了?”
“嗯。”
老公大人有点萌
“那她为什么来找你呢?”
“因为害怕失宠,她想要通过我来稳固自己在秦王身边的地位。”
木青書院
獵神領域
“这…”,赵括愣了片刻,他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赵政,这一刻,他方才意识到,儿子是真的长大了…赵括笑了笑,这才说道:“算了,你去忙自己的事情吧。”,赵政这才拿着书继续读了起来。赵括站起身来,看到艺紧张的站在内室门口看着这里,便走到了艺的身边。
“你怎么出来了?你怀有身孕,是不该出门的。”
“你是怎么跟他说的?”,艺看起来有些急切。
橫刀向天嘯 呂史春秋
“他已经知道了,很早之前就知道了。”
“那他要是走了怎么办…他要是…”,艺捂着脸,眼泪忍不住的掉落,赵括连忙抓住她的手臂,“别这么想…他最近的饭量越来越大,离开了倒是能省些饭菜…“,艺被赵括说的忍不住笑了出来,边哭边笑,忍不住的拧着赵括的腰,生气的说道:“家里吃的最多的就是你自己!!”
“哈哈哈…好了,别哭了..”,赵括擦掉了艺脸上的泪痕,正想要抱住她,就看到一个小脑袋从他们中间探了出来,赵康高高的抬起头来,好奇的看着父母,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赵姬虽然没有能带走赵政,可是秦王却带走了成蟜,嗯,因为秦王要正式登基了,而成蟜是要成为秦国封君的,不过,秦王并没有打算给赵政封号,这在外人看来,是有着两种可能性,第一是秦王不想要承认这个儿子,第二就是赵政已经被看作继承者,秦王的继承者显然不需要再得到什么额外的食邑。
整个秦国都将会属于他。
每个国家的太子,基本上是没有封号的,除非是太子逝世,选择其他的人来继位,如安国君,在这种情况下,太子也就有了自己的封号,不过在登基之后,他原先的封号就会作废,食邑也要让出来。秦王的登基仪式,比起安国君来说,壮观了很多,在守孝的这一年里,异人修缮了王宫,使得王宫占地面积更大了一些。
秦王登基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赏赐群臣。
室友不直
从吕不韦开始进行赏赐,给与他们爵位,而他的这种做法,也并不是成功的拉拢了所有的大臣,韩非就非常的生气,因为他觉得君王不能无故的赏赐大臣,要按着他们的政绩来进行相应的赏赐,而秦王刚刚登基,秦王的这些大臣在这段时间里又有什么政绩呢?
韩非在庙堂里,大概是最令人厌恶的大臣。
群臣都不愿意与他结交,因为韩非太较真,又总是强调一些不利于大臣的理论,他从不结交其他大臣,甚至还阻止大臣们互相来往,他在朝中完全没有朋友,可是秦王却非常的尊敬他。秦王再次提高了他的爵位,认真的听取了他的建议,并且要求韩非时刻在自己的身边,提醒自己,劝谏自己。
秦国的律法,有赏赐是不可以拒绝的,故而韩非接受了秦王的赏赐,可是他的劝谏却也越来越多。
这让赵括非常的担心,他不希望自己的这位弟子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好在当今秦王虽然年轻,可是没有年轻人的气盛,面对韩非的冒犯,秦王也不生气,虚心的接受,对他也是完全的信任…赵括只能庆幸,好在韩非是在秦国任官,若是在其他国家,只怕他不是被群臣谋害,就是要被君王杀死。
而小家伙成蟜,也得到了封号….他成为了长安君。
嗯,又一个长安君,但愿,他能变成不一样的长安君。
在这一年里,墨者们的造纸技术再一次取得了突破,他们利用竹子,造出了质量过硬的纸张,这种纸张不容易损坏,方便携带,只是,造价依旧昂贵,可是这种纸张却因为他的便捷,迅速成为了大臣们手中的珍宝。原先需要好几辆车才能载动的竹简上所记录的内容,记在纸张上,就不再那么的沉重了,只要一个人就能搬得动。
这对那些需要整理户籍,需要四处搬运文书,宣传律法的人来说,是天大的福音,这让他们摆脱了沉重的竹简,不过,低爵位的百姓,还是用不起这样的纸张,只有富贵人家才用得起纸张。秦王随即下令,由国家来掌握纸张的制造与出售,并且对纸张收取了重税,并且禁止匠人泄露纸的制作原理。
纸张在秦国成为了奢侈品,成为了身份与地位的象征,这是赵括所没有想到的。
王宫内。
新登基的秦王异人正在看着从各地送来的文书,这些都是记录在纸张上的,这当然也方便了君王,异人认真的看着,赵姬就在他的身后,轻轻的揉捏着他的肩膀。赵国将赵姬送回了秦国,可是异人并没有多激动,甚至对这位多面不曾相见的妻,也没有太亲热,表现得有些冷漠。
即使如此,赵姬也不曾抱怨过,也没有对他生气,整日都腻在他的身边。
“我去看了政儿…他也非常的高兴,扑在我的怀里哭了很久…武成君夫妻对他虽然很好,可毕竟不是他的亲生父母…”,赵姬趁着异人休息的间隙,开口说道。
隱富二代 瘋狂的偏執
听到她的话,异人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他在武成君的身边,这也是一件好事,武成君是天下少有的贤人…”
“是这样的…所以当初我将政儿留在他的身边,让他来抚养…我只是一个低贱的人,也没有什么才能,根本没有办法教导他,况且,您离开赵国的时候,他才刚刚出生…我无处可去,我想留在他的身边,可是又担心他长大之后会跟我询问他父亲的情况…后来,武成君娶妻,我若是继续待在政的身边,政也一定不会被武成君的妻所接受…”
“所以,我就离开了他…独自在赵国,我一直都在等着您回来将我接走,因为这是您曾答应过我的事情…”,赵姬说着说着,便忍不住的抽泣了起来,她说道:“能再次见到您,我非常的开心…到现在,我都会在夜里惊醒,只怕这是我的梦,像今天这样的梦,我做过很多次。”
极品抓鬼升级系统
异人有所触动,伸出手,轻轻的握住了赵姬的手。
“寡人知道,你受苦了…我也没有办法,当初不离开赵国,我们都得死在赵国,而寡人回到赵国之后,秦国与赵国不断的交战,寡人也不敢跟他人提及你的事情,生怕赵人会向你们母子复仇…”
“当初在赵国,我就不能陪着自己的孩子,如今,我已经回到了秦国,为什么还是不能陪着自己的孩子呢?”
“政是您的儿子,您应该将他接到王宫里啊…让他知道待在亲生父母身边是什么滋味…我那可怜的孩子,都不曾同时见过父母…”,赵姬哭着说道。
异人有些迟疑,但是很快,他就变得坚定了起来,他摇着头,说道:“他在马服…在武成君的府邸里,那里与王宫又不远,我们可以找个时候去见他,你要是想念他,也可以去见他…何必又将他接过来呢?他在武成君的身边,能学到更多的东西,他自己也喜欢在那里。”
“寡人事务繁忙,没有时间来教导他,他待在武成君的身边,要更好。”,秦王认真的说着,这才笑着说道:“武成君对他非常的好,你就不要担心了,寡人要继续看各地的奏表了…”,他中止了这次的对话,便继续看起了从各地传来的文书,赵姬不敢再说话了,只是继续揉着秦王的肩膀,不知在想些什么。
等到秦王忙完,刚刚准备走出大殿,就看到一个女子带着孩子迎面走了过来。
“父亲!”,成蟜叫着,冲进了秦王的怀里,秦王开心的抱起了他,笑着看向了他的母亲,他们热情的聊了起来,而赵姬就尴尬的站在他们的身后,看着他们这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看着成蟜的母亲,成蟜的母亲是一个老实温和的人,急忙向赵姬行礼,赵姬笑眯眯的扶起她,又伸出手来揉着成蟜的头。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
赵姬笑着说道。
………
“您得想个办法,让政回到王宫!”
“那个贱人整日带着她的崽子,在我的面前晃悠,她是在跟我示威呢!大王越来越宠爱那个小崽子,我放弃在赵国的财富来到秦国,可不是为了给那贱人低头!只有政在这里,我才有地位,那个时候,我才能作为太子的生母,来成为秦国的王后!而您的位置,也会更加的稳固!”,赵姬看着面前的吕不韦,有些急切的说着。
吕不韦跪坐在她的面前,整个人都是那么的冷静。赵姬是吕不韦献给秦王的,两人本来就是天然的盟友,故而赵姬面对吕不韦,也没有遮藏自己心里的想法。
“您错了…您就不该说让大王将公子政接到王宫里的话!”,吕不韦有些严肃的说道:“大王就是再疼爱长安君,可是这继承者的位置,还是属于公子政的,不只是因为公子政是嫡长子,更是因为他与武成君的关系,在他的身后,有很多的人..您如今却想要让公子政主动的离开武成君?”
“况且,公子政将武成君当作亲生父亲…您如此逼迫着他离开,您真觉得,他会愿意?他就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怪罪您?”
“那..那我该怎么办呢?”
“您要好好的服侍大王,得到大王的宠爱…至于公子政…您也要去讨取他的欢心…让他承认您这个生母…将来若是公子政继位,武成君的夫人是不可能做太后的,能做太后的只有您…武成君和他的夫人,不会成为您的威胁,也不会成为我的威胁…不过….”
“不过什么?”
“重要的不是公子,重要的是大王,大王身强力壮…或许会是另一个昭襄王…您的心思不要放在公子政的身上,要放在大王的身上,得到大王的宠爱,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我大概是见不到公子政登基的那一天了…您虽然年轻,可是只要能得到大王的宠爱,那等到公子政继位,您也不会失去如今的地位。”
ps:兄弟们,今天状态不好,这一章本来是要写赵姬施行阴谋,结果觉得不妥,这根本就没有道理,不能为了冲突而写冲突,所以又不断的进行修改,改了很多次,还是不太满意…今天我好好的再重新构思一下剧情,第二章明天补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