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yhwd精品都市言情 兄弟,想你了笔趣-第三百三十四章 出門在外靠朋友讀書-v0u1l

兄弟,想你了
小說推薦兄弟,想你了
同一片天空下。
小科村。
夜已深。
付小欣神情落寞的走在小科村的街头上,此时已经是夜晚近十一点,街上的行人加减稀少起来。
“小欣,你别这样了,为楚思麒那种男人流泪一天,不值得!”好友高敏陪着付小欣身边,从下午五点多我消失到现在,付小欣的眼泪已经流干,红肿的眼圈证明着这个厂花,有多么的思念着那个绝情决意的男人。
“高敏,他是迫不得已才离开的,楚思麒他有苦衷,你一定要相信楚思麒。”就算在我不辞而别的情况下,付小欣依旧坚守着自己的信念没有改变。在我离开厂的前不久,他们还在大仓库悱恻,并且我口口声声的答应过她,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离开。
记忆就像一把剔骨钢刀在付小欣心坎间任意的割锯,想起我的音容笑貌,女人的心好痛好痛。付小欣何尝不知道,我这一别,或许会成为了永恒的诀别!
“哎,你可真傻。女人啊,总是最蠢的物种,明明知道男人不是个东西,还心存侥幸的期盼着奇迹的发生。”高敏无限的感慨着,既然劝解不了付小欣改变对我的心思,也只好陪着她随处游荡吧。也许,等到付小欣走累了,自然会停下来。
“小欣,那是钱小姐!”两人漫无目的的走着,却是在一家饭店门口,看到了拉链厂的总经理,埋着头坐落在饭店门口,正和一个背对着两女的男人喝着啤酒。
“钱小姐,她和我一样肯定是在想楚思麒了!”付小欣看着钱莉莉拿着啤酒瓶猛然往嘴里灌着酒,心里顿时有了种奇特的想法。
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幽幽净空
都市超級兵王 蒼問
“喂……小欣,你去哪里啊?”看到付小欣加快脚步往钱莉莉方向而行,高敏张口叫问。
“我找钱小姐喝酒去,我闷得慌!”付小欣好像自己也能醉上一回,像钱莉莉那样,把心中所有的思念都蕴含在酒中发泄出来。
“别去,钱小姐有男人陪着呢!”高敏快速上前,想要抓住付小欣,却被美女而灵巧躲了过去。
“钱小姐……喂……”付小欣人还没有跑拢,却扯着嗓门喊叫起来。
钱莉莉和男人回头,看到了付小欣的身影。
“付小欣!”男人惊讶的看着走进的女人,这个美女,他在尼桑车里见过。
“钱小姐,我想和你喝酒,我们喝个不醉不归好不好?”付小欣站在餐桌前,咬着嘴唇说道。
“喝……不醉不归!”钱莉莉脸色绯红,一指身旁的位置,咯咯笑道:“坐啊小欣,我们两个苦命女人一起为那个狼心狗肺的男人喝酒,来来,老板,给我啤酒!”
付小欣想也不想坐下来,这个时候高敏才忙慌慌的走近,对着钱莉莉微微躬身道:“不好意思钱小姐,我马上带小欣离开,不影响你和这位先生喝酒。咦,这个先生,不是贺天翔吗?”
那一天在拉链厂,高敏是把贺天翔前来滋事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的。她完全没有想到和钱莉莉在一起喝酒的,居然是这个男人。
穿越之復仇
“不用,大家一起喝酒,贺天翔,你说!你再把楚思麒那个混蛋要留给我和小欣的话说一次!”钱莉莉喝得不少酒,口齿也有些不太连贯。
“你说啊,楚思麒留什么话给我们啦?”付小欣一听我有话留下,里面看向了贺天翔。
“是这样的,楚思麒离开的时候,巧遇了我。他让我给你们说一下,他的离开是迫不得已,希望你们能够保重自己!”贺天翔是在送别我之后,找到钱莉莉的。给女人们留下我的话,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呵呵……这就是我那个混蛋要说的话,哈哈……”钱莉莉仰起头,把手中的啤酒继续猛灌下肚。
“迫不得已,高敏,你听到了吗?我就说,楚思麒是迫不得已的嘛。呵呵……”付小欣笑着笑着,本来早已干秙的泪水,居然再次盈满眼眶。迅捷的抓起一瓶啤酒,和钱莉莉对碰一下后,仰头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两位大嫂,你们别这样难过。我信楚思麒,他绝对会回来找你们的,只是现在他迫不得已而已!”看到两位大美女这样子喝酒,贺天翔开口劝慰道。
“你……闭嘴!”这一次,钱莉莉和付小欣少有的默契,皆都是手指郁闷的贺天翔。两女相视一笑,继续猛灌着啤酒。
……
“嗷……”
一大早,我发出了长长的叫唤声,伸着懒腰从棕垫上坐起来。这样子一吼之后,决心把先前在小柯村的事情暂时摆放在一边,新生活的第一天,得有个全新的精气神才行。
“哟呵……你瞎嚷嚷啥呢?”一个声音在屋子里传来。
她们的恋爱时光
我这才注意到,陈哥所在的铺位上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穿着一身保安服,正在忙着洗脸。
“陈哥?”我昨晚想事情一直到半夜才睡着,所以就连屋子里进来了人也不知道。
“是的,我叫陈俊!听王鑫说,你是昨晚来的新同事,叫啥楚思麒来着?”陈俊把洗脸帕晾起来,笑问道。
“是,我叫楚思麒,以后还请陈哥多多关照!”我笑得很真诚。初来乍到,而且面前的男人还算三人组里面的头子,笑容真诚一点,只有好处的。
“哈哈……好说好说,我等一会儿要值白班,等王鑫回来,让他花半个小时带你去买一床被子和棉絮吧。我进屋看到你蜷缩在棕垫上那样睡着,迟早得感冒不可。”
陈俊瞥一眼我的灰布衬衣,说道:“要是手头不方便的话,我可以先借给你两百元。人嘛,亏什么都别亏了自己的身子骨!”
一番话,证明了这个中年人的热心肠。
我心中又是一阵感动,陈俊和我才是第一谋面,居然和仓库的林冬英一样的关怀我,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好心人。
“别说感谢的话,出门在外靠朋友。我看你小伙子长相俊朗,应该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喏,拿着!”陈俊从裤兜里掏出两百元钱,握在我手中,笑道:“都是大男人,你别给我扭捏拒绝。我们山东人信奉感觉这事,我直觉认定你是一个耿直人,嘿嘿……”
“陈哥,我……”感动不已的我,被陈俊这样一阵子抢白,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说才是。在我的思维里,是绝不会接受别人的怜悯的,可是陈俊说的话,完全没有半点同情在里面。
“好啦,我要准备去换班了。你在这边等王鑫回来,我们三个找个机会喝杯酒,好好聊聊!”陈俊整理一下工作服,戴上保安帽,对着我微微一笑就往宿舍外走。
“陈哥,谢谢你!”我不得不说这三个字。
“还这么婆婆妈妈的,你们贵州人不能学着山东人豪迈一点吗?哈哈……回见!”陈俊早上回来的时候,已经看过我的登记信息,所以知道新来的同事是贵州人,其实,那是我的假信息身份证。
我目送陈俊消逝在视线中,手中捏住两百元钱有了摩擦声,那是心中升腾起来的阵阵温暖导致的结果。来到溪海市,大部分时间遇到的人,都是好心人!
不多一会儿,王鑫笑眯眯的走了回来,刚一进门,便开口说道:“陈哥吩咐我陪你去买床上用品,等我洗把脸,我们便出发。”
“王哥,陈哥晚上都不睡这里的吗?”我问出了心中疑虑,昨晚我回宿舍,并没有看到陈俊。
“陈哥是有老婆的人,嫂子在我们小区不远的皮鞋厂上班。每到嫂子不上班,陈哥都会过去嫂子那边睡觉。嘿嘿,出门打工的夫妻就这样,可不能像在家里一样,每晚都搂着睡觉。”王鑫端着水盆走出门,在门口有一个自来水管。
“那么王哥,你有没有老婆呢?”我要想和这两个同事处好关系,问问别人的私事,也是拉近距离的一种手段。
唐医妙手 山月语
“我啊?悲剧的王鑫同志,今年三十有四,还是人一个卵一条。”王鑫无可奈何的一笑,用水盆接着自来水。
“我也一样,人一个卵一条,嗯,这个说法不错哦!”我大笑起来。
“哈哈……单身男人,自己的老婆就是双手啦。想那事的时候,左右手用点气力,也还不错。”王鑫自嘲一笑,拿着毛巾洗着脸。
我一边赔笑,我对于这方面是深有感触的。男人在没有找到老婆前,自己的双手便是最亲密的战友,在无数个难以入眠的夜晚,陪伴在自己身边消弭寂寞升腾起来的空虚感。
“你也洗把脸!”王鑫把毛巾往水盆里一丢,折回宿舍里面去。
我没有拒绝,我没有洁癖。
侯门锦绣 苏小凉
洗完脸,王鑫换上了一套休闲服,这才领着我走了出去。
翠绿的植物,是落水小区的亮点。这个小区一共是八个单位,十六栋住宅。绿化,随处可见。
最吸引我的眼球的是,进入小区大门后的那一个喷泉池。喷射的水流展开来,即使在大白天也显得如沐春风。
“王鑫,带着楚思麒去附近多走走,也算是熟悉一下环境。”正在小区门口清扫的陈俊,看到了我们两人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