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zwu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人到中年-第九百五十四章 毫無下限!分享-vn10q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
“商业诽谤,造成恶劣影响的,可判三年到十五年不等,你们知道吗?”
仙劫 慕華
方艳芸连续开口,脸色铁青。
“什、什么,不在乎赔偿金?这是商业诽谤?要判十几年?”刘彩莲傻眼了,她怔怔地看向我这边。
“陈、陈楠,不,姐夫,你在我心中,就是我的好姐夫,姐夫你别把我关进监狱,我都是被我姐害的,姐夫我不容易呀,你知道我家里情况的,你和我姐离婚,我没有办法,我能怎么办?我姐是和我有血脉关系的,她就算再错,我这个做弟弟总归要站在她这边的,我真的夹在中间不好做人,姐夫你原谅我,原谅我和小霞好吗?”张军脸色大变,他‘噗通’一下直接跪在了审讯室冰凉的地面上。
都市發明狂人 乾州鍋盔
最難消受美男恩 瘋貓
“张军你–”张丹急眼道。
“姐,你可别害我和你弟弟,我们夫妻可不容易,而且爸妈岁数也大了!”王霞脸色变幻数次,她焦急地开口,接着对着我也是一跪。
“姐夫,你放过我和小军吧,我知道你会觉得我们是白眼狼,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办法,姐夫你借钱给我们买婚房,给我们筹办婚礼,这一切我们都记得的,我们是条件差,现在没有条件报恩,但是这些事情我和张军一辈子都记在心里的,我和张军能怎么办呢,你和我姐离婚了,我们只能站在她那边,如果我们站在你这边,不就被说众叛亲离吗?我们有我们的苦呀,姐夫呀,我们这辈子就认你一个姐夫,我们又怎么可能看的上向阳这个给你戴绿帽的人渣呢!我姐的眼睛是瞎了,找了这个混蛋,但是我们不瞎,我们心里跟明镜似的,求求你姐夫,放过我们!”王霞说着说着,居然哭了起来。
“这–”吴队长诧异非常,至于凌娜也是有些震惊。
“小陈呀,以前妈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你虽然和丹丹离了,但是妈也记得你的好的,我和你爸岁数大了,真的不能呆在监狱里,这可是十几年,出来不就是半只脚踏进棺材里了吗?”刘彩莲眼神闪烁,接着忙要跪下。
“别,我承受不起,我可没有什么小叔子和弟媳,你们别叫我姐夫,另外我早就和张丹离婚了,你们别再说什么旧交情,什么妈或者爸了。”我忙开口道。
这一家人简直是刷新我的三观,我和张丹都离婚一年了,现在这帮人居然叫我姐夫,刘彩莲还主动攀关系,自称是妈,张保国是爸。
昨日的情事微涼
“小陈呀,你在我心里,还是我的好女婿,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刘彩莲继续道。
“姐夫,我和小霞都认你是姐夫的,你现在已经是企业家了,你不会和我们计较对吧?一定不会!”张军忙说道。
“好、好呀你们,一口一个‘姐夫’,一口一个‘小陈’,当我们夫妻不存在是不是,我也是张家的,你们的姐,你们的女儿,可是我向阳的老婆!”向阳怒道。
“滚犊子,就你这德行,骗我姐复婚,骗财骗色,也就我姐破罐子破摔跟了你这个混蛋!”王霞双眼一瞪讥讽至极地看着向阳,怒道。
“我曹尼玛的,窝里反、博同情吗?”向阳气得吹胡子瞪眼:“张丹你看看,你们家人可真的是无下限,三观尽毁!”
“你闭嘴!”张丹怒道。
“什么?”向阳吃惊地看向张丹,万万没有想到张丹会也怼他。
霸道王爺錯愛異世紅顏 櫻鬼
“陈楠,我承认这一次是我不对,我也承认你以前没有亏欠过我,是我在婚姻里出轨,也隐瞒了朵朵的身世,我张丹这辈子对不起,我本来以为我们这辈子不会再有交集,是我鬼迷心窍,为了钱伤害了你!”
“陈楠,看在我们当年夫妻一场,看在朵朵的份上好吗?我爸妈岁数大了,我弟弟和弟媳也不容易,这件事就算了,我们能拿出来的就这些钱,我们真的没钱,求求你放过我们一家!”
张丹连续开口,恳求之意非常浓郁。
“陈先生。”吴队长勉强一笑,看向我。
“我和我律师出去一下。”我开口道。
就在我和方艳芸走出审讯室时。
“姐夫,你还记得吗,你和我姐刚结婚时,你们婚宴上,是谁给你们挡酒的,是我这个小舅子呀!”张军大叫着。
转身看了跪在地上的张军一眼,张军忙露出献媚的微笑,而这一刻,王霞和刘彩莲都擦了擦眼泪,露出自认为很友好的微笑。
走出审讯室,我和方艳芸来到了外面的空地。
拿出烟一点,我微呼口气。
“陈总,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人性。”方艳芸开口道。
“赔偿金一百四十万,对我真的没有什么意义,本来我想想还是算了,但是现在看看这一家人的嘴脸,一会儿怒骂我,一会又攀关系,这变脸真的太快了,哪怕是自己人都说翻脸就翻脸,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家庭?”我沉声道。
“陈总,你不是早就看清这一家人的嘴脸了吗?”方艳芸说道。
“是,我是看清了,但是他们简直是毫无下限!”我说道。
“陈总,这个世界真的很现实,千奇百怪,寻求自保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他们现在一口一个‘姐夫’,一口一个‘小陈’,说穿了还不是因为遇到事了,怕自己坐牢嘛,你换一下位置,他们不往死里踩你才怪,那天在会议大厅,你也都看到了,那是一个劲的往死里踩你,说你‘抛妻弃子’,说你‘大逆不道’,这家人真的可恨,但其实也很可怜,他们其实仅仅是那个幕后黑手的棋子。”方艳芸解释道。
“我知道,我知道他们是棋子,否则我也不会出来和你商量了。”我说道。
“反正陈总你说算了,那么就算了,赔偿金这块,他们能出的,估计也就这些,其实也算是我们打脸那个幕后黑手,他的钱不都回到了我们手里了吗?陈总你说呢,其实你也没亏什么。”方艳芸继续道。
再見我那將逝去的青春
“对,我是没亏什么,反而我这次长了记性,知道要将自己身世都说出来,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反倒是问心无愧了。”我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