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g425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從一元創業到世界首富》-第三百七十八章 邀約展示-ecer9

從一元創業到世界首富
小說推薦從一元創業到世界首富
监控室内。
通过监控录像,看到离去的两人,交林分局的副局装赵大富使劲捏坏了手里的纸杯子。
“妈的……真特么嚣张啊!”
“赵大富,你怎么搞的!你就这样让他走了?他可对我做出过那么过分的事情,你就这样让他离开!?”
赵大富的老婆王安丽也得知了这个消息,气势汹汹的找到这里对赵大富撒泼。
本就不爽的赵大富被她吵得心烦意乱,挥手便是一巴掌!
啪!
“啊——啊!”
王安丽被扇倒在地,嘴巴都被扇出了血来,几近昏迷。
“叶天漩是吧?特等功的功臣是吧?我是没法对你出手,但欧阳家的那位少爷可不是吃素的!你等着!”
赵大富双眸闪烁着一丝丝寒芒,如此说道。
等到回归家中时,已经是晚间十来点钟。
听到开门的声音,老母亲白秋凤赶紧走了过去。
炎武傳說 南宮子墨
“妈,您怎么在这?”
秦雪如看到老母亲站在门口,都有点被她吓到,捂着胸口问道。
“雪如……天漩呢?不会已经被……抓到牢里面了吧?”
白秋凤神情紧张的问道。
“妈,放心,原来都是误会,阿漩他没事了。”
秦雪如道。
“真的?可是天漩人呢?”
极拳暴君
叶天漩将买来的生活用品搬入房中,正好听到老母亲询问自己。
“妈,我在这,刚刚在搬东西。”
“好,回来就好,没事就好。”
老母亲听见儿子的声音,总算放心了,她转过身刚走几步,忽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天漩,你晚上住在哪?你之前的房间已经给香香住了。”
“啊?”
叶天漩稍稍一愕。
秦雪如却说。
“不是还有思雪和我的房间么。”
刚说出这句话,秦雪如就意识到了一些事情,脸色又是红嫩一片。
说她和叶天漩已经是老夫老妻的,但这七年来,秦雪如从来没让任何一个男人和自己同床共眠,如今提出这个建议,颇有些别的寓意在里面,可真让她害臊。
叶天漩敏锐的察觉到秦雪如的表情变化,玩味的笑了笑,勾搭住她的肩膀。
“对啊妈,不是还有我老婆的房间么,老夫老妻的睡在一起也正常。”
“哎!你睡在那里可以,但是晚上可不准你们瞎胡闹,明天小思雪还得上学呢!”老母亲叮嘱他们。
秦雪如脸色通红。
“妈……您说什么呢……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瞎胡闹?”
话虽如此,但她内心还是莫名的有点紧张。
毕竟她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身体上的接触了,万一叶天漩忍不住了怎么办?
超级游戏帝国 保卫萝卜
逆命天尊
即便内心忐忑,他们最终还是决定在同一间房子内睡觉。
进入卧室后,叶天漩先行去洗了个澡冲了个凉,秦雪如紧接着便去。
两人都清洗完毕,就在叶思雪的左右两边睡下。
瞧着映入眼前的妻子和女儿,叶天漩发自真心地为之一笑,伸出手与秦雪如十指相握,安放在叶思雪的身上,护佑着她。
一晚上倒也真的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不是叶天漩不愿意发生什么,只是生怕吵到叶思雪,打扰了她的休息。
隔天早上天才朦胧胧的亮,叶思雪便从梦中苏醒。
她看到左右两边的父亲母亲,显得非常的高兴,一股脑的就涌入到了叶天漩的怀中。
“怎么了思雪?突然抱爸爸?”
叶天漩笑着询问。
“爸爸没有撒谎!果然在思雪身边,思雪最喜欢爸爸了!”
叶思雪亲昵无间的说道。
泣歌行
叶天漩和一旁被吵醒的秦雪如相视一眼,都非常温馨笑了笑。
早晨清醒洗漱完毕,叶天漩本想着去送女儿上学,却被秦雪如婉言拒绝了,说是在误会彻底解除之前先不要让他去送孩子。
叶天漩知道秦雪如的忧虑,也就没有陪着去了。
倒是让他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昨天那个秦雪如的好闺蜜好姐妹林紫韵给他打了一通电话,约他去咖啡厅叙事。
虽说有些不太清楚对方想要做什么,但毕竟是自己妻子的好友,叶天漩答应赴约。
……
临近中午约定的时间,来到这家名叫魔都盛宴的咖啡厅内,叶天漩找到了林紫韵所在的座位。
此时的林紫韵和昨天相比,气色好了许多,不仅如此,穿着休闲服装的她比穿着军装的她多了几分邻家小女的亲切,给她原本就非常不俗的外貌容颜更添几分姿色。
就单论外表而言,林紫韵绝对是世间少有的大美女。
说瘦不瘦,肉该多的地方尤其之多,乍一看上去,那两团雄伟地带,恐怕都有E了!
咳咳咳。
王者榮耀之最強戰隊 千古力
叶天漩收回自己飘忽起来的思绪。
不过也难怪他会浮想连绵。
叶天漩虽然是万圣之主,是圣者里面的王。
但他毕竟是个男人。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哪怕是路过的女人,都不免被林紫韵那绝美的容颜所吸引,更何况叶天漩呢。
神偷高手在都市
当然,倒也不至于因为美貌就被他喜欢上了。
叶天漩对林紫韵只不过是报以欣赏的角度,自己的老婆虽然没有美到那么夸张的地步,但也不差。
人生得一人足以。
“你好林小姐。”
叶天漩收敛自己的心绪,走了过去。
天龙之大醉侠 佣肖
終極異王
林紫韵见到他来临,好奇询问。
“叶先生,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没一会儿。不知道林小姐找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听雪如说,你的事情还挺急的?”叶天漩问道。
“哦……”
林紫韵笑了笑也没着急说出她要交谈的事情,“叶先生先坐,慢慢聊。”
“也好。”
叶天漩没有拒绝林紫韵的美意,坐到了她的餐桌对面。
服务人员走过来询问他要喝什么,叶天漩对于近些年的行业不太了解,索性就点了一杯和林紫韵一样的半糖拿铁咖啡。
等到咖啡端上来,林紫韵才肯说出她找叶天漩来这里的目的。
“叶先生,我听雪如姐说,你昨天晚上在我的身上探查到了一些不祥之气?”林紫韵寓意深长的提问。
無量錢途 人壹介
叶天漩喝了一口咖啡点点头。
“的确如此。你身上的确占有不祥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