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4mzo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大聖人 起點-第1705章 雲中子師兄請留步(求訂閱)分享-xb3ga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绝境逢生啊。
姜尚心中大喜不已。
他觉得那缓缓朝自己走过来的白衣男子,很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样。
一时未曾喊出口。
時空商業帝國 最愛抽大獎
主要是,也不知喊什么。
话到嘴边后,便仿佛卡住了。
他忘记对方叫什么了。
而后者,似有其目的而来。
眼神的余光落在四周,主要的精力却也未放在姜尚身上。
在他看来,姜尚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罪犯。
与己无关,便漠不关心。
或者说。
他没必要去关心。
素不相识,干嘛要关心呢。
对吧。
只不过。
姜尚的心情却犹如坐过山车一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原本他都已经绝望,想好在狱中的生活,大概要写一封休书给那母老虎。
以全她清白吧。
否则,会受自己牵累。
那多不好。
现在呢。
他又看到希望了。
侠少花猪
这种所谓的希望让他哭笑不得。
明知那白衣男子是自己同门,应该是某位师兄。
但……
姜尚一时半会儿脑袋空白。
愣是没能想得起。
他很痛苦,甚至很想哭。
——如果哭有用的话。
当然,他还想狠狠地扇自己几耳光。
关键时刻掉链子。
这不明显坑人的嘛。
偏偏还是自己坑害自己,说理都没地方说去。
这是自己的错。
早知这样,当初就……
但没有后悔药可买卖。
眼看那白衣男子已经从自己身边走过,姜尚想过去拉一下,但被士兵们狠狠地按住。
他压根就没有机会啊。
等他回过神,想做点什么的时候。
我制霸了游戏世界
才恍然地发现那白衣男子已经走过去了。
“我……”
姜尚恨不得自爆来解气,“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这么好的机会,竟被自己给浪费了。
真是一只愚蠢的狗。
不。
狗都比自己聪明。
想起江缺家里的那条,不就比自己还牛吗。
一招大威天狗子,打得他半天脾气都没有了。
至今都还心有余悸着。
有种很莫名之感。
—————
自己大概真的会错过吧?
姜尚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宛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突然。
他脑中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什么一样。
连忙叫喊一声,“云中子师兄,烦请留步。”
在这紧要关头。
姜尚终于想起来了。
这位不就是那只与自己见过一面的云中子师兄吗。
云中子,乃是原始天尊记名弟子。
说起来的话。
论身份尊贵程度,至少在阐教的弟子排名来说。
云中子是不如他姜尚的。
最强泷影 面包菠萝
毕竟,姜尚是亲传弟子,而云中子只是记名弟子。
可就是这样一位记名弟子。
人家却是货真价实的福德真仙,有着太乙金仙境界的修为。
平日里不显山露水,也不出现在人间。
便是姜尚去昆仑山修道多年,也只是在拜师的时候匆匆见过一面而已。
那时候他还未修道,记忆自然不好。
也就没能把云中子记下来。
现在看起来,这位师兄真的来了。
和记忆里一模一样。
这么多年过去了。
居然也没有任何变化。
让姜尚羡慕不已。
听到身后有人叫喊,那白衣男子突然停住脚步。
他疑惑地朝姜尚望去,问道:“你是?”
在他的印象中,似乎没有这号师弟吧。
他也没想得起姜尚的事情。
一直以为姜尚还在玉虚宫修行呢。
一时间。
好不尴尬啊。
特别是姜尚本人。
自己没记住师兄就罢了。
没想到,云中子师兄也没记住自己。
真是……
两两相望却互不相识。
并未认出来。
都有些尴尬不已。
不过。
云中子很快就将目光转移到其他上。
比如说,姜尚堂堂玉虚宫弟子,居然被大商的士兵拿下了。
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
这位自己记不得名字的师弟,犯事了吗?
“云中子师兄,我是姜尚姜子牙啊。”
抓住机会,姜尚赶紧说道:“当年拜师时,我曾侥幸见过师兄你的尊颜,这才认得。”
“啊?”
云中子一愣,旋即恍然大悟地道:“原来是姜尚师弟啊,你不在玉虚宫修行了?”
“师兄,我因天赋不行,已被老师赶下山了。”
姜尚心情郁闷起来,每每想到这里时就心情不佳。
可天赋的事情,又怨不得谁谁谁。
便是天尊也无法逆转。
除非转世重修。
“好吧。”
当姜尚把来由讲清楚后,云中子算是明白了。
姜尚因为天赋不行,被原始天尊赶下山来享福了。
美其名曰:享受人间富贵。
实际上。
成仙才能逍遥自在,才算是享福。
人间的富贵,不过是昙花一现罢了。
再有权势的人物,再有滔天能力之辈,如今也只不过是镜中水月,一场空罢了。
“师弟,那你这是?”
见得姜尚被士兵按着,云中子疑惑不解,“莫非犯事了?”
“师兄,我是冤枉的啊。”
姜尚连连道:“我只一元神境,怎会犯事,又是人族出身,我本就通晓大商之法。
修真之鳳凰臺上
我乃是被人所陷害,还望师兄看在同门的份上,救我一救啊。”
甚至。
姜尚都不知自己得罪了谁。
就莫名地被抓起来。
自己也很气,也很冤枉好吧。
闻言。
云中子倒是相信了。
阐教不像截教。
一来人数没有那么多,方便管理多了。
二来阐教的素质教育一直都有,虽然效果不怎么样。
但阐教诸弟子,也不是那种欺负凡人,或者与其他修士大打出手的存在。
在云中子看来,还是蛮讲道理的。
姜尚应该是得罪谁了。
“我随你一起去吧。”
云中子想了想,说道:“正好我来朝歌城也有些事,本也是要去王宫的。”
既然姜尚犯事了。
不管是不是冤枉的,都代表着玉虚宫的脸面。
而他云中子身为玉虚宫门人,自然就要维护玉虚宫的脸面了。
更不要说,姜尚还是被冤枉的。
想来,这大商还没那般腐败。
即使有妖魔入侵王宫,也只是初期而已。
朝中依旧有不少正直的大臣,只要亮明自己玉虚宫门人的身份,再让他们调查一番。
也可保证姜尚无碍。
“多谢师兄。”
姜尚喜极而泣,差点就给云中子磕头了。
终于能继续活着了。
不容易啊。
这次,有师兄出面应该能活了。
师兄可是太乙金仙呢。
姜尚差点就以为自己死定了。
还好遇到云中子了。
“师弟不用多礼,这也不算多么麻烦的事情。”
云中子淡淡地说道:“况且,师弟今后要肩负重任,可不能折损在朝歌了。”
虽然姜尚听不懂云中子在说什么。
但他知道自己没事了。
大概能好好活下去。
此前为他登记的男子也亲眼目睹了,“那白衣的竟是云中子,而那被按的元神境家伙,居然真的是玉虚宫门人啊。”
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同时。
那位前来抓捕姜尚的将领也是一愣,“从一开始时,我就看出这姜尚的不凡。
刚刚也因那云中子的实力高强,未曾催促。
没想到,他们真的是玉虚宫门人。
是圣人门徒啊!”
相比较起来。
圣人门徒的身份显然更为可怕,也更为尊贵。
圣人,那是高高在上的无上存在。
他们元神寄托天道,不死不灭,拥有无穷尽的寿命和法力神通。
任何凡人、修士、妖魔等,在他们的眼中都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这点那将领侥幸听人说起过只言片语。
但也牢牢记在心里了。
“管那么多做啥。”
他暗暗摇头,“反正我只负责带人,其他的也管不了。”
只要自己不犯错就行。
云中子他们按正常套路走,那他也懒得去说。
若真是圣人门徒,凡间谁人敢惩罚啊。
怕是想多了。
于是。
那将领立即挥手,“放开他吧,既是玉虚宫门人,想必也是冤枉的。
不过……
是不是真的冤枉,我们说了也不算。
劳烦二位随我们走一趟即可。
届时自有分晓。”
闻言。
姜尚望了一眼云中子。
有师兄在此,自然要听师兄的。
这也是给他老人家面子。
自虽说是亲传弟子,但混得还不如云中子一个记名弟子。
这就很尴尬了。
他内心也是怦然一动,“以后若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成为强大的存在,免得再被人欺负了。”
他可不想再被人冤枉。
那可不成。
云中子点点头,“善。”
他倒是无所谓。
反正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赶。
无非就是多花一些时间罢了。
若能得姜尚师弟的好感,所有的付出也都是值得的。
别人是否清楚他不知道。
但他云中子是清楚的,姜尚乃有飞熊之相,是天定执掌封神榜的人。
也就是俗称的应劫之人。
既是应劫之人,他自当与其交好。
也好方便行事啊。
正愁找不到机会和切入口,没想到就有了。
真是人生一大幸事。
并且,云中子看姜尚的模样,应该对他比较感激。
这样的存在之辈。
自己若不好好谋算一下,那就太浪费了。
反正是师兄弟之间,姜尚又是那应劫之人,自己只不过是好生利用一番罢了。
不会有事的。
这里面的道道,姜尚自然是不清楚的。
甚至,他连自己是天定执掌封神榜的人都不清楚。
或者说。
现在还不是他清楚的时候吧。
一旁。
见得姜尚的内心久久都不能平复下去。
云中子便拍拍他的肩膀,便安慰道:“师弟,你且放心吧。
此地只要有师兄在,就能保你平安无事。”
说话间。
自信满满起来,很霸气。
老实说。
姜尚其实都羡慕不已啊。
若自己能有机会的话,也想成为云中子那样的存在。
无视任何事物。
云中子在拍姜尚肩膀的同时,也顺手把姜尚体内的禁制给解了。
也算是在告诉他,不要害怕,师兄就在你身边。
于是。
姜尚的眼神里,这才恢复更多的光彩。
他暗道:“有师兄在,我姜尚何惧任何冤屈啊。”
不存在的!